其实,城廓已经不复存在了。

 时尚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18-10-06 11:14
 
累的刀伤、箭伤和弹伤。他要我们数数看,于是我和师兄饶有兴致地数了起来,伤口竟
达五十三处之多。
    ——这,就是我的一生呢!
    他笑着说道。
    这么呵呵一笑,一个个老伤疤都颤动起来,真是又奇怪又滑稽。我们觉得,正是这
些伤疤意味着战神重来时,不由得潸然泪下。
    城里流传着这些伤疤的故事。一个个伤疤,如实地记录了又兵卫身经百战的戎马生
涯。不过,他可不是那种令太夫人感到害怕的轻率寡信、刁钻无赖的流浪汉。又兵卫的
举止得体,谈吐斯文,比那些在锦衣玉食的安乐窝中长大的嫡系家臣还来得温文尔雅。
    又兵卫常说:“军法,乃圣贤之法度也。平日之礼仪,当谦而恭之。为将者,务鲜
欲寡求,善慈多德,武士之风范不可稍懈。事发一旦,即能统兵拒敌而不失毫发之机,
此乃至关重要矣。”
    他在黑田家做过一军的统帅,与主人长政相处不来,终因一些区区小事发生了龃龉,
于是他抛弃年俸一万六千石的高禄出走,成为一名流浪武士,以至在京城行过乞。可是,
从又兵卫的为人行事却看不出他竟是一个曾经沧海,命蹇时乖的人。又兵卫对待下属总
是那么温良恭俭。
    去年,即庆长十九年秋,丰臣家接纳流浪武将,于是他应募进入大阪城。
    与他同时进城的还有长宗我部盛亲和真田幸村,他们虽然也是流浪武士,但过去都
是诸侯或诸侯的后裔,手下的一班旧臣,得知他们进城的消息后,前来投奔的,有成百
上千。然而,又兵卫是只身一人进城的。丰臣家先拨给他二千士兵,让他当了这队兵的
将领。又兵卫别出心裁地教练手下的兵士,很快就把他们训练得象百年的嫡系臣子一般。
    在城里,一眼就能认出后藤又兵卫的军队。据说其他部队也自然地模仿起后藤军的
样子,从部队的建制直到武器的长短。因而,他在城里是一个深孚众望的人。
    但是,人们对又兵卫感到棘手的就是“小松山”这件事。嫡系众臣全然鼓不起劲来,
他们害怕又兵卫的长驱迎击主义。
    在最后一次军务会上,又兵卫尽管仍然痛切陈词,但主持会议的治长却截断了他的
话:“又兵卫大人,主公面前,说话当自慎。”然后,他催促真田幸村道:“左卫门佐
大人,请谈高见。”
    幸村是信州名将真田昌幸之子,他的实战经历只有两次:一次是十六岁那年随父在
信州上田城与德川家康的派遣军作战;另一次是二十几岁时在关原之战的前锋战,即上
田的攻守战中,协同父亲一起击退了德川军。
    但是,幸村有天赋的谋士之才,而且关原之战以后,他和父亲削发为僧,在高野山
脉的九度山上隐居了十多年。在此期间,熟读日汉兵书,学习掌握了父亲的全部兵法。
可以说,又兵卫是在沙场上熟谙韬略,而幸村却是在书斋里深通谋略的。
    前面提及的长泽九郎兵卫在回忆录中记载:“真田左卫门佐,年约四十四五、额有
一疤,长及二三寸,体甚矮小。”可以想见,他是个身短体瘦,目光深沉的人。
    据说在冬季会战前幸村进城时,连城里的平民百姓都煮了赤豆饭,连呼“请真田大
人相助。”幸村的父亲昌幸是一代名将,他多谋善断,早在武家和庶民中名传遐迩。他
儿子幸村的智谋就更加“青出于蓝而胜于蓝”了!
    秀赖也着实高兴得很,派家臣长老治长前往平野口相迎,又派内侍官甲斐守速见为
正使,去幸村的住所拜访,当场赐给他金元二百枚,银毫三万文。
    入城后不久,幸村就同又兵卫二人不和。
    那是在冬季会战前,内外城濠还都未填平,城廓和丰臣秀吉建城时一样雄伟坚固。
幸村在城内一边巡视一边感叹不已:“不愧是丰臣秀吉的领地啊。”可是他发现城防有
一个严重的弱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