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一点. 某位家庭主妇,本来

 时尚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18-11-13 00:29
能导致的危机. 在这一点上,本我与潜意识是同一个概念. 因此,我们在前面对潜意识的有关界说与描述,也同样适用于本我.危险也罢,冲突也罢,一大锅沸腾的激情总得有个宣泄的去处. 本我靠什么来释放自己的能量?一是靠反射活动与幻想性满足. 本我从不进行思考,它只有行动与幻觉. 反射活动是满足的最原始的形式,表现为冲动性的行为. 但活动要指向对象. 如果对象是现实生活中真实的对象,则本我的冲动会有悖于社会伦理准则,从而构成对他者的伤害. 正是因为这一点,自我与超我会抑制本我的冲动性行为.怎么办?
    本我是通过遗传继承的,自我则是从本我中分化出来的,而超我又是自我中分化出来的. 每当有新的成分出现,人格的内在结构与关系便会发生重大变化. ——这是个体人格分化、发展的情形.在弗洛伊德看来,个体人格的发展,实际上是重演人类种族的发展,也就是说,个体的进程,重演种族的进程:
    本我只好在梦中满足自己了.记忆意象与本能能量相联系,闯入知觉,成为本能的对象,形成一种幻想式的满足. 本我的另一种满足方式,是向自我缴械投降,接受自我的约束,从而达到迂回的满足. 这一点与“自我”的概念相关,我们留待下面再谈.无论是追求的目标,还是追求的方式,都显露出本我的
    比女孩多了那么一部分,他才记住了童年时期的那种好奇心.遗忘是一种日常心理,弗洛伊德把它们分为三类.(1)忘记别人的姓名一个人若是忘记了他所熟悉的人的姓名,我们便可以猜想,他对他所忘掉姓名的那个人必无好感. 弗洛伊德在《精神分析引论》一书中举了几个很有趣的例子.Y先生与某女士发生恋爱,但某女士对Y先生并无好感. 过不多久,她与X先生结婚了.Y先生与X先生早就认识,并且同他有业务上的关系. 可是现在,Y先生一再忘记X先生的名字,以至于每当要给X先生写信时,就要向别人询问X先生的名字.显然,可怜的Y先生是要忘掉他的情敌,永远不再想起他.某女士向医生打听一个他们所共同认识的女朋友. 她只记得这位女友未出嫁之前的姓氏,却忘记了她结婚以后的姓氏. 她承认自己很反对女友的这桩婚事,而且十分厌恶女友的丈夫.(2)忘记自己的诺言日常生活中,我们常常对别人许诺,我们也常常忘记了自己的诺言.发生这种情况,并不总是因为我们言行不一、口是心非,而是另有隐衷. 弗洛伊德认为,对“诺言”的遗忘,多半是由于一种与“诺言”相反的情感,潜意识中阻止了主体对“诺言”的执行,只是主体事后不肯承认这一点. 某位家庭主妇,本来邀请了一位客人,客人按时赴约. 女主人看见客人后却说:“哦,你来了. 你看你看,我忘了今天的约会了.”显然,这位客人并不怎么受欢迎. 当然,主人决不会袒
    必定要制定出许多的准则与戒律,来约束人的行为,来规范人的生存方式. 另一方面,社会的运行以个体的人的存在为前提,社会的进步与发展以个体的人的进步发展为前提. 从理论上讲,社会应该为她的成员提供便利创造条件,应该帮助并鼓励个体的全面发展. 而事实却常常相反. 首先,社会的那些整体性规范与准则,很可能衍为对个体身心的桎梏,衍为对个体创造性的束缚. 其次,在一个灾难性的社会,或者说在社会的某个灾难性时期,现实与人为敌,由人所构成的现实,成为罪恶的渊薮,成为恐怖的根源,成为人的地狱.正是在这个意义上,我们说,人类的许多灾难,其实都是由人自己造成的;个体的诸多现实性焦虑,其实来源于人自身.我们来看一个《靓女外嫁》的故事. 现代女性,有着太多的现实性焦虑,其中最典型最强烈的,恐怕就是找一个什么样的男子作配偶. 本来,新社会解放了妇女,解开了妇女身上的四条绳索. 男人在失去对女性的统驭权时,也卸下了对女性负有的相应的责任;女性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