知道新娘子长什么模样哪能就完了?”

 时尚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18-12-04 18:48
  大家乐:“爱谁谁谁吧,甭搭理他完了。”
 
  “那哪成?”我说,“还不知道新娘子长什么模样哪能就完了?”
 
  “黑心!”大家说,“——狠!”
 
  我乐着去找列车时刻表,查出那次列车到站时间——还有一小时就到了,忙去穿鞋换衣
服。
 
  “要是有人或电话找我就说大帅康临时有个会我去了,有事到那儿找我。”
 
  “皮裤衩穿了么?别到那儿警卫不让进。”
 
  “要是男的我们给丫打出去,要是女的我们可就当场没收。”
 
  我在鞋盒子盖上写了几个粗字,全是方言。举着它迎着人流在车站口。出站的和接人的
路过我身边都看我,就象看傻子。房屋上,我也的确傻,顶着凛冽的寒风在车站广场站了两
个小时也没人前来相认。车站在秩序比我想像的还要混乱些很多列车点,那些早晨就该到站
的列车这时正陆续到站,和中午正点到达的列车混在一起。各车次的旅客潮水般地同时出站
,根本没法根据车站预告判断那些人是你要搂的那次车,只好一拨拨地问。我把鞋盒盖举到
每一对看上去比较体面的青年男女面前,并用热切、期待的工看着他们,最后甚至不再挑剔
他们的长相,就是女的丑些也凑上去,仍然一无所获。我已经精疲力竭了,这时遇到一个朋
友,他来接女友。
 
  他指点我去看一下车站悬挂的到站列车时刻表,我才发现我在家看的那本列车时刻表是
过期的,按新的刻表,我接的那班车还有两个小时才到站。
 
  两个小时比较讨厌,如果回家的话到家喘口气儿就得往回踅,如果站在广场干等又实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