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st Image

这种激动无处发泄,薛嵩就大吼起来了

这种激动无处发泄,薛嵩就大吼起来了。而红线正在竹楼前面劈柴,听到后院里有薛嵩的吼声,急忙丢下了柴火,手舞长刀赶来,嘴里也发出一阵呐喊来呼应薛嵩。这一对男女就在后园...

查看详细
Post Image

 这水搪是薛嵩和红线的沐浴

这水搪是薛嵩和红线的沐浴之所,塘里还有一大片水葫芦,是喂猪的,开着黄蕊的白花。除了水葫芦,还漂着一大蓬垃圾──枯枝败叶、烂布头一类的东西。这个水塘通着寨里的水渠,...

查看详细
Post Image

这个女人很爱薛嵩,因为薛

这个女人很爱薛嵩,因为薛嵩是凤凰寨里最温柔的男人。假如他不来过夜,她就自己一个人睡,把一个木棉枕头夹在两腿之间;到了第二天早上,就到处和别人说:这个混蛋昨晚上又没...

查看详细
Post Image

还因为我经常会怪叫起来。不管白班夜班,

X海鹰和我说话时越来越简约,而且逐渐没有了主语。比方说,叫我坐直,就说:"坐直",叫我给她打饭,就说:"打饭"!叫我跟她走,就说:"走",这些话言简意赅,但是我逐渐...

查看详细
Post Image

 都市里没有当初我的梦想

都市里没有当初我的梦想 独身的海伦是自由的,而弗兰克眼前连这团自由的空气也没有。他只能努力让自己正常地度过二十年的光阴,只是在某一刻,他会注意到书店中驻足的一个女子...

查看详细